渐行渐远渐无声

职业刀子手

【段子短篇系列】花与月【荆神荆】

鸣谢@小荀上弦月 的脑洞
  新月初升,月光同春雪初融的白雾,将方才开放的红梅染上了一层朦胧的光晕。
  月光转向窗台,秉烛夜读的青年人轻唤一声,“失月。”淡月失梅花,那是他给她的名字。
  “王公子,”梅树下转出一名不施粉黛却气质清高的少女,对那青年人盈盈下拜,周身若有若无地萦绕着梅花的香气,撒娇般地说道,“妾是红梅。”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那青年扶起她,语气温柔却不容质疑,“失月若白梅。”他是个极度执拗的人,但她就是喜欢他这一点,他的眼神宛如明月般炽烈而坚定,对于从来不曾见过日出的她来说,那是最为明亮的事物。
  她随他进了屋,见到书桌上的长卷,上面有他清峻的文字,道,“公子,今天不读《易经》了吗?”“不读了,”那青年笑道,“今天要写给官家的上书。”说着又沾了墨,“看上去要写好几天呢。”
  “那,妾为公子磨墨。”她沉默半晌道,她想劝他放弃,她知道他的结局,但是她沉默了,她知道也欣赏他的性格,他决定的事情,不容改变。
  那么……她想起前几日那位司马公子来访,她甚至无法正大光明出现的情境,暗自下了决心,纵使千夫所指,她,要陪他一起,即使谤满天下,她,要正大光明地与他的名字写在一起!
  “当初漫留华表语,而今误我秦楼约。”
  从此,青年人再也没有在梅树下见过那个少女,而他给皇帝的上书,也一拖拖了数年。
  二十年后,年轻的皇帝看着那孤傲的名士一如当年明亮而坚定的眼神,“官家当为尧舜。”这是一眼,就再挪不开眼神。
  又十数年后,当年的年轻人也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恍惚间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王相……”啊,是官家舍不得我么?
  “王公子?”……失月?
  “介卿,我们走吧……”

  番外
  “妾身宁与花独异?王相让朕刮目相看哦?(^_^)”
  “官家……!(>////////<)”
  “么么哒王公子好可爱*^o^*”
  “失月……(。•́︿•̀。)”
  “世风日下!我宋难怪药丸!ヾ(。`Д´。)ノ彡”
  “司马十二闭嘴!ヽ(#`Д´)ノ”

所以最后变成了官家转世反攻记了吗?【不】

新党内部乱斗拉郎五十问

首先请依次写下15个角色的名字。
1.王安石
2.章惇
3.王珪
4.吕惠卿
5.吴充
6.曾布
7.赵顼
8.蔡确
9.赵煦
10.张商英
11.蔡京
12.赵佶
13.蔡卞
14.李定
15.赵挺之
1)、你觉得9和13的关系怎么样?
小煦和卞卞?这个绝对好啊,小煦还是很欣赏卞卞的嘛~
2)、如果要送礼物给6,5和14分别会送什么呢?
冲卿和资深给子宣?额……冲卿大概会给表弟的表弟包个红包,资深……大概帮子宣分担一下工作量让子宣能早点回家吧。【前提是他们还记得有子宣这个人在】
3)、2和7他们平时是怎么相处的?如果他们性转了会有变化吗?
子厚和小顼?子厚忠君爱国但是从不给官家面子,官家时常恼羞成怒但舍不得罚。
性转……小顼虽然不好女色但子厚这样的还是会喜欢的吧?所以……嘿嘿。
小顼女王的话,额,子厚并不会因为官家是女人而怜香惜玉给点面子的,所以……还是这样。
4)、1是花店店员,15打算送花给4,你觉得1会给他什么建议呢?
首先介甫是店员的话……救命这花得多坚强才不会长残啊!
而且正夫给吉甫送花居然敢问介甫意见?介甫会分分钟让他知道敢偷采自家温室里的食人花是什么下场的呵呵呵。
5)、8临死前身边只有10一个人,你觉得10会做什么?
天觉……天觉眼里只有子厚吧?不过如果是持正要死的话,天觉首先会担心下一个是不是子厚,然后……大概会发誓要元佑党以牙还牙吧……
6)、如果11和3分别向12借书,你觉得12会借给他们什么书?
元长和禹玉向小佶借书?以小佶的风格大概会手抄一份随便什么送给他们鉴赏吧?另外元长可能会收到附赠的《茶经》原稿。
7)、14和6有可能会并肩作战吗?
资深和子宣?会啊,都是新党的小伙伴嘛~
8)、7会喜欢15吗?如果15性转了7还会喜欢他吗?
小顼喜欢正夫?恐怕不会,小顼大约看不上那么蠢的人……性转同样,小顼对女人兴趣不大。
9)、4、6、8、10会组成一个怎样的家族呢?
吉甫,子宣,持正和天觉?除了天觉都是介甫种在温室的食人花本来就是兄弟么~
吉甫大概会主动要做大家的哥哥都是子宣估计会实力拒绝吧?持正表示这是一个宽松的环境,大家都是熟人可以好好说话不会紧张,天觉表示他要子厚……
10)、13和1初次相遇是怎样的?
卞卞和介甫?嗯君谟和介甫约好把弟弟嫁给介甫女儿的时候介甫见过吧,大概就是不认识的大叔和看上去不错的小正太……
11)、3会接受8的告白吗?9呢?
禹玉……大概不会,禹玉会说我们不合适年龄差硬伤大概……
小煦……小煦被干娘告白会高兴得当场昏过去的吧?然后醒来发现还是梦干娘已经死了……T^T
不过问题是持正这种性格内向甚至有自闭趋势的人为什么会主动告白啊?不科学!
12)、1和11同时掉到河里,2手里只有一块石头,他会砸谁?
介甫和元长……子厚他……额……大概会砸自己装死吧……【子厚:选哪个都是死,还是给自己个痛快吧T^T】
13)、14会为了10彻夜不眠吗?
资深为了天觉?额天觉会配合我们搞死子瞻吗?这样的?
14)、13看到12哭了会怎么做?
卞卞看到小佶……大概会去安慰他吧?然后回家问问哥哥又和官家说什么过分的话了没有?
15)、7和9如果结婚,1、3、5分别会有什么反应?
小顼和小煦?夭寿啦!介甫禹玉冲卿……他们大概会合力劝阻小顼的吧毕竟这太惊悚了……他们三个老人家受不了啊!
16)、私奔的4和8遇到了15,会发生什么?
吉甫和持正?正夫大概什么都不会做,说句好走不送吧大概?
17)、10如果执意要拆散2和6,是因为什么呢?
天觉拆子厚子宣?相公你这种仙人不能和那种脏污的凡人在一起!这样?
18)、对13→1→14→13的单恋循环怎么看?
卞卞→介甫→资深→卞卞?这……好像可以有道理,卞卞和介甫不言而喻,介甫对资深的照顾仅次于吉甫了,资深和卞卞的话……卞卞这么温柔的人谁不喜欢?【微笑】
19)、选一个你喜欢的配对X\Y,X+1\Y+1和X-1\Y-1哪一个比较科学?(X=Y=15的情况下X+1=1)
章蔡,然后禹玉和小佶以及介甫和天觉?额介甫和天觉,他们起码见过面,禹玉根本不认识小佶好么?
20)、将上题里喜欢的配对变成最雷的配对,会有什么变化?
妥妥小佶和资深!那么卞卞和正夫以及狐狸兄弟?这个当然是兄弟大法好了哈哈~
21)、7、8、9为了争夺10互相战斗,最后7赢了,12对此会有什么评价?
小顼,持正,小煦为了天觉?小佶大概会说夭寿啦那老头子哪里好为什么没人关爱我T^T
22)、15如果多次向12求婚都不成功,你觉得是因为什么?
正夫向小佶……额大概因为元长就在旁边吧?以及小佶嫌正夫太蠢。
23)、3和10如果在战场上相遇会发生什么?
禹玉和天觉?天觉肯定会努力把前辈救出去的。
24)、5在什么情况下会背叛1?
冲卿和介甫?不不不这是真爱!除非介甫甩了他妹妹但是这不可能!
25)、4必须杀死6和11其中一个人,他会杀死谁?
吉甫杀子宣或者元长?妥妥是子宣啦,不过吉甫的话恐怕会先杀了让他做选择的人。
26)、排序里的第一个男性角色X如果穿了女装,X+1,X+4,X+6分别会有什么反应?
介甫女装?子厚大概会兴致勃勃得看笑话吧?冲卿会马上把他带走换衣服顺带问问他和谁一起去洗澡了。官家……噫!官家大概会给自己一巴掌吧?这真是王相不不不我一定是还没睡醒……
27)、排序里的第一个男性角色和第一个女性角色会组成什么样的家庭?他们的孩子是怎样的?
新党没有妹子……算了加上编外的朱太妃,那么介甫和朱太妃?夭寿啦小顼哭昏在厕所。另外不管孩子是谁的,只要是介甫的孩子,养残妥妥的,所以……
28)、3和15同时性转了,你觉得9会喜欢谁?
禹玉和正夫?小煦……大概……会喜欢禹玉吧毕竟小煦颜控,嗯只是颜控并不构成好色……
29)、对8来说,性转的6和不性转的11,哪个比较好?反过来呢?
对持正来说的子宣和元长?当然是元长了不管怎么说也是自家乖侄子/侄女啊……
30)、2和15在什么情况下会成为敌人?
子厚和正夫?大概在正夫想找元长麻烦的时候吧?子厚喵一定会狠狠抓他的。
31)、6和9一起过夜会发生什么?
子宣和小煦?大概子宣打了一晚上小报告而小煦想着怎样干下西夏吧?
32)、在饥饿游戏里3和4、9和1o哪组胜算比较大?
禹玉吉甫Vs小煦天觉?夭寿啦谁叫吉甫来的肯定是四个人最后只有他一个活下来的节奏啊!
33)、14看到7全身是伤地倒在自己面前,会怎么做?
资深看到小顼……哇T^T官家你不要再说孤寒了我们都在你身边啊!先生也会为官家祈福的所以千万挺住啊!
34)、亲子关系的7和1o会不会很可爱?11和他们相处得好吗?
小顼和天觉?夭寿啊完全不!你们这样子厚会不开心的喂!元长……额……应该能吧,起码这俩人都很欣赏他的……额……起码是才华……
35)、以1、4、10、13为主角会是怎样的故事呢?
介甫,吉甫,天觉和卞卞?哦这一定是完美的论怎么成功得养残各种孩子的纪录片。
36)、如果8被杀了,凶手最可能会是谁?
持正……还用问吗?一定是……他自己啊……
本来就有点自闭倾向还性格内向的持正,在那样的环境下自杀是解脱吧?
37)、作为侦探的2认为凶手是5,你觉得有道理吗?
子厚认为是冲卿?逗我呢?难道子厚认为冲卿会在持正的请求下给他一个痛快?不不不不要以己度人好吗子厚?
38)、其实真凶是15,这科学吗?
正夫……大大冤枉!正夫和持正根本不熟好吗?你说是元长都有可能!
39)、13觉得2唱歌怎么样?2会唱歌给6听吗?
卞卞觉得子厚唱歌……大概不错的吧?子厚给子宣……额大概是子厚自娱自乐没看见子宣吧?
40)、8在3和11之间选择了11,3会做什么呢?
持正在禹玉和元长之间选元长,禹玉表示可以理解那毕竟是他侄子。
41)、10出现在9和12的婚礼上会发生什么?
天觉在小煦和小佶的婚礼……正常啊,官家和十一大王结婚集体新党大臣都会被邀请的吧?
42)、7会为了8杀死1吗?
小顼为了持正干掉介甫……不可能!为了谁都不可能!
43)、如果14对6说为了我活下去,6会有什么反应?
资深对子宣……子宣表示不为了你我也会活下去,你想多了亲。
44)、2为了复仇杀死了11,14会杀死2吗?
子厚为了复仇干掉元长?一雪上碑之仇吗?资深恐怕不敢,子厚妻管严都敢杀元长了,资深这时候基本上应该打自己巴掌,快点醒快点醒……
45)、1和9会一起喝酒吗?喝醉之后会发生什么?
介甫和小煦?别想了介甫只和永叔喝酒,所以小煦喝醉了介甫大概会叫小顼来一下吧?
46)、如果10和13穿越到了现代,会发生什么?
天觉和卞卞?会一起找回去的路吧?或者卞卞大概会随遇而安,但天觉肯定坐不住。
47)、在现代他们遇到了1和6,13和1走了,10会和6走吗?
卞卞和介甫走了,这个正常,但是接下来大概是子宣和天觉也跟介甫走了吧?介甫再次化身养残专家……
48)、2和11在现代看到了8和14一起逛公园,他们会有什么感想?
子厚和元长看见持正和正夫?子厚大概会恭喜一下,但元长应该不会高兴自己的政敌即将变成自己的婶婶的……
49)、5和12突然发现自己的新上司变成了7,他们会做何感想?
冲卿和小佶发现上司变小顼?能什么感想,名正言顺的嘛。
50)、3和9在商店遇到了正在给15选生日礼物的4,会发生什么?
禹玉和小煦碰到给正夫选礼物的吉甫?他们一定会立刻告诉介甫和子厚这件事情的,然后正夫就真的没有然后了……【正夫:我冤枉!我容易嘛我?】
【END】

【七夕贺文】人间百年(cp章蔡)

  东京梦华如过眼云烟,转瞬人间已是百年。七夕的杭州依旧是歌舞升平,张灯结彩,让人恍然间竟忽如回到了汴京一般。
  “果真是只把杭州作汴州。”西湖畔的杨柳跃下一只黑猫,落地便化为一个道服仗剑的年轻人,虽然脸上带着玩味,却与周身的仙气相得益彰,倒如仙人一般,“哈,让我想想,上次气氛这么‘好’是在什么时候?”
  “靖康元年。”树下的白衣青年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将手中的画笔扔到了一边,“再美的景象看过了百年也就没什么了。”现在想来,倒是九大王的小橘灯更适合画下来留个念的,只可惜当时他竟怎样也提不起笔来。
  “吉甫哥和子纯前日从襄阳回来,说那里也在准备七夕,”章惇捡起画笔,“说实话那才叫七夕,元长有兴趣去画画那里吗?”
   “不必了,今晚有保留节目。”蔡京自然知道那襄阳的七夕是个什么样子,战火代替了灯火,人们的生命与大宋的希望之火,都如同,不,是都为了这临安的十里明灯而熊熊燃烧,“再说那种场景,恐怕只有吕惠卿那个疯子才会说好看。”比起直面国家的风雨飘摇,他还是更喜欢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即使只是不堪一击的假象也好。
   那我可不就也是疯子么,章惇不敢苟同似的耸耸肩,“上船来听个曲吧,一直在街上傻站着可不是事情。”说罢又小声嘀咕道,“若是半路碰上王相公和司马村夫,怕是又要听他们絮叨什么国之将亡世风日下了。”
  “噗,说的是。”蔡京想起司马光在听见人间的宰相在嚷嚷着“丁大全你粮草凑不齐本相就不计较了,若是敢短了七夕的灯火钱,本相要你好看!”时那吹胡子瞪眼像时要爆炸的样子,不由觉得好笑,倒不知他若是晚生了几十年,与那秦相公相比,谁卖的地更多一些?
   说话间那歌女已然凑到了身前,“二位公子,点个什么曲子?”章惇笑着答道,“只要不是什么雨霖铃,蝶恋花之流矫揉造作无病呻吟的便好。”谁知那歌女当即犯了难,“这……公子要听什么便直说吧,慧娘尽量……”
  “那便来个满江红可好?”转头却对上同伴冰冷幽深的眼神,不由得背后发寒,“怎么,生气了?”“不曾,”蔡京收回眼神,对面前已然不禁瑟瑟发抖的歌女道,“桂枝香吧。”稍想一下又补充道,“金陵怀古,王安石王相公的。”
  “这……”慧娘愈发不知所措,“两位公子,这拗相公是大宋南渡的罪人,他……他的词……”他的词教坊里并没有教过,慧娘正想这么回答,但抬头见了章惇的满面怒容,便吓得噤了声。
  “相公不必激动,大宋早就药石无灵了,相公知道。”蔡京安抚似的拍了他的肩,见他周身的杀气略微收敛,继续说道,“在下自然知道自己在败坏国家,但这国家若真是还有救,又岂是在下一人能败坏的了的?”
  “哼……”章惇不情愿地敛去了周身的全部杀气。而那慧娘却早已吓得瞠目结舌,“你……你们……到底是?”蔡京并不回答,只是拉起章惇的袖子,“相公,走,我们去看看保留节目。”
  “什么保留节目?”再停下时,已然到了一处私家园林之内,章惇不由问道,“元长,可别告诉我你近朱者赤,要请我看什么,嘿嘿嘿……”
  “你脑子里都是些什么东西……”蔡京无奈地皱眉,“在下只是带相公来赏梅罢了。”“赏梅?你大夏天叫我来赏梅?”章惇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元长这是活太久了忘了时令了吗?“你在开玩笑吗?这时候连梅子都没有了好吗?”
   “噤声……”蔡京微笑着提醒他,不经意间依稀重现了当年鲜活的风情,倒让章惇不由愣神,回过神来抬头仔细看那华灯,之间那灯上竟是一枝枝的水墨梅花,那朱砂绘作的梅花鲜艳如血,章惇却不知为何,眼前浮现出了这繁华如梦的临安被铁骑踏破的夜晚,鲜血飞溅在窗棂上的情境。有时候能看到的太多也不好,章惇移过目光,不能像元长那样自欺欺人地享受这粉饰出的太平,有时候也真让他郁闷。
  “唔?谁在那里?”也许是刚刚章惇噤声太晚,已然吵醒了这家的主人,回头看去,之间一面容姣好的男人握着酒杯,笼里的蟋蟀明目张胆地嚼着主人的点心,水墨朱砂洒了一地,凝固成浑浊的血色,口中喃喃念道,“看错了,看错了……”那一同赏花的人,已经不在了,不是吗?
  “他看上去有些像韩稚圭。”章惇隐去身形道,“不过韩稚圭可没有这么有趣的时候。”“或许范文正过世的时候有吧。”蔡京伸手整理了一下那人的头发,“不过谁知道呢?反正他不会让其他人看到。”却不料还是惊醒了那人,他有些迷迷瞪瞪地睁眼。
  “你是神仙?”他问道,随后又否定了自己的看法,“不,你是妖精。”他心里明白,上天大概已经放弃了大宋,那么这里,绝不会有神仙。
  “对啊,是妖精。”蔡京恢复了平日冷淡的神色,“那么你呢?你这个人类在烦恼什么呢?”说着又为他斟上了酒,“不要说在下不知道你的心思,在下很喜欢你在这里留过的一句诗。”
“嗯?”年轻的托孤大臣有些好奇地抬头,“你指的是?”“今朝有酒须当醉,青冢儿孙几个悲?”蔡京摘下一盏华灯,“当时道你看得通透了,现在想来还是不曾。”说着便隐去了身形,只留那写诗人愣怔着看着红梅,干笑两声,便释然般的睡去了。
  “干得不错啊,”章惇说笑似的眨眼,“贫道掐指一算,我大宋国祚又短了几年哦。”
  “元长,你可真是个祸害。”
  “彼此彼此。”
  子夜终至,临安的人们逐渐陷入了梦境,梦里没有铁骑胡尘,没有遗民泪尽,唯有岁月静好,盛世繁华。
  只是,这人间天堂,已然等不到下一个百年。